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▩ 父母让男友找份8万月薪的工作才能娶我▩

22陪她外出散心,順便加深感情。女人喜歡放鬆時男人說的心裡話.到酒店上班是不是真的哪麼好賺

 她曾经与一个阳光、有着独特个性和生活方式的男孩相爱,可因为她的父母给那个男孩开出的条件过于苛记得,最终,她不得不向现实妥协,与他分道扬镖。然而,她一直无法在心里放下他,时光越是流逝,她对他的怀念越是强烈,即使很快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,她也无法从想念他的痛苦中走出来——

  A. 阳光男孩给我解围

  明年9月,我就要披上嫁衣了。可是,我的心里至今仍挂念着一个人,我很难忘掉他,或许,用尽一辈子都做不到。他叫江辉(化名),是我的大学校友。认识他,是在学校的网球俱乐部里,一个偶然的机会,让我们“不打不相识”。

  我上大一那年,学校只有三块网球练习场地,平时除了体育选修课时间,只对网球俱乐部的会员开放。刚上大一的我们,对学校充满了好奇,什么地方都想去玩一玩,也没注意到这条规定。一个阳光灿烂的周末,我和几个同学拿着新买的网球拍,跑到球场打起网球来。不久,另一群人也拿着运动装备,来到了球场,那架势,比我们专业多了。其中一个女生,很不客气地跑过来质问我们,为什么占用���们的场地。

  我们一下子愣住了,看样子,那些都是高年级的学生,颇有些趾高气扬。提出来这里打球,是我的主意,所以我的脸憋得通红,尴尬地和那女生商量,是否可以通融一下。就在这时,一个高个男生出来打圆场,说他们人不多,可以让一块场地给我们用。那女生虽然满脸不情愿,但还是默认了。最后,在那男生的协调下,大家友好地玩到了一起,我们和俱乐部会员们,穿插着进行了双打配对。

  那个愉快的下午,让我记住了这个皮肤黝黑的男孩,他的大度,他出色的协调能力,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他就是江辉。

  后来,在江辉的介绍下,我和几个同学加入了网球俱乐部,和他接触的机会于是多了起来。再后来,江辉身上那种阳光,够哥们气质就深深地让我着迷了。

  B. 爱情来得这样自然

  江辉是个爱好广泛的人,除了打网球,他还参加了自行车协会、摄影协会、驴友俱乐部。总之,闲暇时间,他很少待在寝室里,一有空就会出去做户外运动。和他的生活相比,我的生活就实在太单调乏味了,除了上课、上网、睡觉,几乎再没有别的内容。是江辉让我知道,原来,日子还可以那样过的。

  在江辉的影响下,我也买了越野自行车,配置了一些户外装备,开始加入他们的骑行队列。

  就是从这时候起,江辉的好一点点渗透到我的内心。泥泞山路上,他会主动伸手拉住我;冷冷山风中,他会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我的肩头。我们分享过同一块饼干,同一壶水,也一起邂逅了山谷上空的雨后彩虹。就是在这样一天天的相处中,我和江辉碰撞出爱的火花。

  那时,我是这样深爱着这个阳光质朴的男生,虽然他有时有点邋遢,可以三五天不刮胡子;虽然他从没有对我说过甜言蜜语;虽然他把生活费都用在爱好上;平时的吃穿用度简朴得像一杯白开水;我仍然深深地爱上了他。

  所有关于我和他的记忆,都是清新的,快乐的,充满田园风味的。

  那一天,一场夏日的暴雨骤然而降,校园里到处积满了雨水,道路成了小河。江辉提议,脱了鞋子光着脚在校园里奔跑。如此浪漫的机会怎么会错过?于是,头顶大雨如注,脚下却绽放着洁白如莲的水花,我们大笑着奔跑,奔跑,直到全身湿透……

  江辉总是鼓励我多去做想做而不敢做的事,比如,第一次收养流浪猫,第一次学游泳,第一次借用别人的暗房洗照片,第一次和外国人搭讪,第一次尝试骑三轮车,第一次写鬼故事向电台投稿,等等。我有许多第一次,都是他陪着我完成的。江辉说,人生太短暂,为何不让自己过得快乐一点?想做什么,就去做吧。

  和他在一起,我是放松的,随性的,自我的。从小到大,我第一次感觉到,生活是如此美好。

 C. 我向现实妥协

  江辉毕业那年,我带他去见我父母。

  那次见面,是江辉唯一一次以正装出现在我眼前:衬衫、领带、皮鞋,那是我要求的。我了解,我那在政府机关呆了一辈子的父母,只喜欢这样的形象。看得出,江辉有点别扭,但还是极力维持着谦恭有礼的形象。可我和他的努力,并没有换来预想的结局:我父母私下对我说,江辉的老家太偏远,条件太差,除非他能找个年薪8万以上的工作,否则一切都没得谈。

  我不想把这些伤自尊的话转述给江辉,只央求他,留在这个城市,做一个白领。江辉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,说:“晓珺,你明知道,我不可能是这样子活着的。”

  是,我明知道他不属于这里,早在毕业前,他就告诉我,他要去广西一个叫龙脊的地方,那里有他结对的贫困孩子,有他倾慕的美丽风光,他要去那里支教,或者考个村官当当,顺便兼做业余摄影师。江辉的父母虽然都是农民,却从小支持他的追求和理想,和我的家庭完全不一样。

  我试过在父母和江辉间周旋,得到一个最折中稳妥的办法,我哭过,绝食过,然而,这是一个死胡同,没有出口。理想和现实的博弈,我只能妥协一方。

  前年11月29日,我和江辉正式分手。我在冰冷的车窗上,最后一次写下“我爱你”三个字。车开动前,江辉说:“父母是无法选择、不能抛弃的,虽然他们的做法让你难过,但你要记得,为自己活出快乐。”

  快乐,我怎么可能快乐?我只能守着苍凉的内心,努力让父母快乐。

  他们让我考公务员,我去;他们让我去和这个领导、那个局长吃饭,我去;他们让我和所谓的“精英子弟”相亲,我去。我像个牵线木偶,麻木地过着日子,只有想起江辉时,内心才会鲜活地跳动。

  D. 怎么能够忘记他呢?

  去年夏天,经过相亲,我和一个叫钱均(化名)的男人开始交往。父母对他很是满意,因为他的条件的确不错:长相俊朗,家境富裕,又有一份年薪十几万的工作。

  恋爱中的钱均,表现也很不错,绅士又大方。他会一掷万金为我买衣服首饰,会带我去东南亚旅行,会给我买名贵的宠物。我满足于物质的丰厚,却就是找不到恋爱的激情。今年中秋,钱均的家人为我们订下了婚期,就在明年的9月。房子早就装修好了,接下来的事,就是筹备婚礼。

  本来是值得高兴的事啊,可是,我的心里却感觉那么空空荡荡。江辉离开后,曾给我发来几个电子邮件,给我看他拍的照片,闲闲地讲些近况。他说,等哪一天,我有了自己的小日子,不再需要他的消息时,他会立刻消失。

  可是他不会消失,即使我已经是个准新娘,还是会不自觉地拿他和钱均比较。钱均别的都好,唯有一点,对我约束太严,我的行为举止都得按照他的规范。比如,我厌倦了饭店,想去吃路边摊,他会嫌那里脏,不让我去;我想去自助旅行。

  我知道他的出发点是好的,可我是如此怀念那个能纵容我,告诉我要为自己活出快乐的男人。

  几个闺蜜知道我内心的角落放着另一个男人,她们都劝我,忘了那个人吧,以后的日子你们不会有交集。可我说服不了自己,爱情没有逻辑,没有理智,他那么固执地留在记忆里,擦不去,抹不掉。

  编辑发言

  那个人在你的生命中出现过了,是你自己没有抓住他,所以,你只能抱怨自己。

  但是,话说回来,既然那个人已成往事,而你又不可能回头,就要及时清醒,好好把握现在的幸福。北宋词人晏殊曾有这样的句子:满目河山空念远,落花风雨更伤春。不如怜取眼前人。所以,晓珺当下最要紧的,不是如何拿那个过去的人跟这个现在人比较,然后自寻烦恼,而是不要再错过正在拥有的。
兼職21.說話時可以很直接,人很直爽,總比虛偽好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